top of page
Search

029 阮若拍開心內ê門窗-王昶雄

Updated: Apr 2, 2022

一个留學日本tī東京大漢ê齒科醫生,伊家己講醫學是側室,文學才是元配。

伊閣真愛滾耍笑定定講一句話:不求利,不求仙,只求還我當初美少年

邀請你做伙來聽 #王昶雄 可敬、可佩koh可愛ê人生故事! 看不懂台文,請點李講古我來聽podcast來聽看看

文稿編寫:陳翔容 校對:吳鈺瑾、林琪蓁

A:少年時ê王昶雄

Ta̍k-ke pîng-an,我是宇pîn蹛佇bí-kok已經jī-tsa̍p冬ê我,Ta̍k-pái 聽 tio̍h《阮若拍開心內ê門窗》這條歌,tō會目箍(ba̍k-khoo)紅紅,想beh流目屎,你kám kah我有仝款ê感kak?作詞者王昶雄(Ông tshióng-hiông)是tsit-ê齒科醫師,m̄-koh 文學創作才是伊一生上大ê志向。當我讀了伊的小說<奔流>的時真感動,寫佇家己的面冊了後才發現伊hām我作家ê老爸ū熟似,拄好代表一百年來三代台灣lâng接受三款語言教育(日語、中國語、英語) ,今仔日tō由我來用咱的母語講故事。 王昶雄是1916年tī台北淡水出生--ê,爸母長年出外經商,lóng是由外媽tshuā大漢--ê。Tsi̍k-bo̍k ê童年定定tī淡水河邊做夢,養成伊ài做白日夢,ài看冊ê習慣,致使伊以後行向文學ê路。獨立ê個性,13歲tō敢單身坐船去日本郁文館中學讀冊。伊口才好,丹田有力,bat提過兩擺辯論比賽ê冠軍。伊除了會講正範ê江戶腔,日文ê寫作能力mā不在日本人之下。興趣ê使然,考入去日本大學文學科。第二年老爸過身--khì,伊考慮tio̍h日後ài照顧全家ê生計,重新再考入去日本大學齒科。Tī學校加入《青鳥雜誌》,發表〈我ê歌〉青春詩。兩年後koh加入去《文藝草紙季刊》,23歲ê時kā伊ê詩〈陋巷札記〉寄轉去《台灣日日新報》發表。24歲ê時發表中篇小說處女作《淡水河ê漣漪》,tī台灣《興南新聞》連載三十幾kang,配合陳敬輝膠彩畫ê插圖,轟動藝文界,成做台灣文壇ê新秀。


27歲轉來到台灣ê王昶雄,tī故鄉淡水開siat齒科診所。興趣ê使然,加入去張文環(Tiunn Bûn-khuân)、陳逸松、王井泉做伙pān ê《台灣文學》雜誌。是beh kah日本人西川滿ê《文藝台灣》拚注--ê。28歲ê時經過畫家陳敬輝紹介愛徒林玉珠(Lîm Gio̍k-tsu)小姐hōo伊熟似,陳敬輝是馬偕博士ê外孫,是tsit-ê tshuā日本某,一心想beh做日本人ê膠(kau)彩畫家,伊 tō-sī tú-tsiah 咱講--ê kā小說《淡水河ê漣漪》畫插圖ê膠彩畫家;林玉珠小姐讀淡水女子學校ê時hām陳敬輝老師(日本名叫做中村敬輝)學膠彩畫,長期tuà tī老師ê厝--nih,受tio̍h日本師母ê照顧ē-tàng專心sim--ê創作。林玉珠佇17歲真少年ê時tō入選台展(臺灣美術展覽會),tse-sīt Tâi-uân總督府辦的臺灣美術展覽會,後來叫做府展。26歲ê時,畫家林玉珠嫁hōo同鄉ê醫生作家王昶雄做牽手。

B:王昶雄ê夫人:林玉珠女士ê少女時期

1943年Tī新婚期間29歲的王昶雄創作伊代表作 tāi-piáu-tsok:中篇小說《奔流》發表tī《台灣文學》3卷3號。後--lâi收錄入去《台灣小說集》,由大木(tāi-bo̍k)書房出版。中篇小說《奔流》是表現反日意識hām tshuē身份認同ê作品,描寫台灣人ê心路歷程。


故事內底有三位主角,第一位出現的是講故事的人"我",伊就是王昶雄本人ê化身,佇東京大漢享受過現代化繁華城市(siânn-tshī)卻(khiok)不得已轉去台灣庄腳的本島人醫師。


第二位ê kioh-siàu伊東春生是中學老師,tō是影射夫人ê膠彩畫老師陳敬輝--ê。伊東春生本名朱春生(Tsu Tshun-sing)四歲tō去日本,bô-siánn-mih台灣意識,討厭臺灣文化,tshuā日本某,自認日本文化比臺灣文化khah高尚。夫人林玉珠一直反對(huán-tuì)王昶雄kā恩師醜化(tshiú-huà)提來做角色,但是翁婿為tio̍h創作立意堅定。完稿了後,夫人ta̍k-kang流ba̍k-sái,以淚洗面。


第三ê kioh-siàu sī林柏年(Lîm Pik-liân)是一位想beh kā臺灣文化保留,有民族正義感(kám)ê純情少年。《奔流》tō是描述(biâu-su̍t)這兩位主角之間kah講故事的醫生身份認同ê衝突(tshiong-tu̍t)。


日本時代ê保安課有對文學作品審查,尤其是tuì反對皇民化題材ê《奔流》特別關注。好朋友張文環tsáu-tsông 十外pái,作品改koh-tsài改,內容改kah khah 溫和--sió-khuá才通過審查。這種保守ê寫作方法,suah kā《奔流》變做khah有藝gē術性--ê。五十年了後tī 1996年,這ê中篇小說hōo評論家黑川創(Hik Tshuan Tshòng)(Kurokawa So)ê《外地ê日本語文選》收錄入去。甚至62年了後佇2005年《奔流》tī日本再度出版,是台灣文學史中,重要ê作品之一。

C:1995年,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「台灣意象五十,藝文名人榕樹下講古」,王昶雄受邀做主講人(莊紫蓉提供,吳三連文教基金會)

中場口白

是啊,奔流內底透過敘事者 也就是講故事ê這leh「我」 來看 伊東春生(I-Tong Tshun-sing) kah Lîm Pik-liân tú-tio̍h ê認同衝突tshiong-tu̍t, 若親像看著in心肝頭一波koh一波 ê大湧íng 非常精彩。 逐家好,我是A-kīn。A-kīn來插一句話。 頭tú仔講著奔流故事內底, 伊東I-Tong春生Tshun-sing 看袂起台灣文化,一心想欲做日本人。 哎呀,這種心理狀態,kah戰後一寡仔台灣人tú-tio̍h ê情形,敢m̄ sī足像--ê? 簡單一句,kā逐家點一下 嘿嘿 咱繼續聽故事


王昶雄講伊一生上快樂ê時間是tī王井泉開--ê台菜餐廳「山水亭」ê時代,tī hia有文友張文環、吳新榮(Ngôo Sin-îng)、陳逸松、陳夏雨、呂赫若(Lū Hik-jio̍k)、呂泉生1(Lū Tsuân-sing)tíng日本時代ê文人(jîn)才子。Ta̍k-ke tī tsia lim酒,吟(gîm)詩,破豆,就是tī樂暢ê時陣,無形中, 促成了台灣文藝復興(ho̍k-hing)運動ê浪潮(lōng-tiâu)。咱進前講過王井泉khui ê「山水亭」是第一間賣台灣料理ê cafe餐廳請逐家揣來閣聽一擺。


1957年,咱這馬講彼陣是白色恐怖的時代,台灣合唱團(ha̍p-tshiùnn-thuân)之父呂泉生hām辜顯榮ê第六ê後生辜(Koo)偉甫合辦「榮星(îng-tshinn)兒童(jî-tông)合唱團」,呂泉生邀請王昶雄寫歌詞,王昶雄依「通俗歌曲(kua-khik)ài藝術化、藝術歌曲ài通俗化(thong-sio̍k-huà)」ê寫歌原則,寫出《阮若拍開心內ê門窗》。


這條歌描述tio̍h出外ê遊子懷念故鄉ê風情、田園ê景緻,hōo身在異鄉(ī-hiong)ê遊子,tī無奈日子(ji̍t-tsí)中有所寄託(kià-thok)。


1957年台灣文協男(lâm)聲合唱團tī台北中山堂(tiong-san-tn̂g)發表這首歌,馬上tī學園kah民間開始流傳,由國內傳到國外,是海外台灣人siōng tsia̍p tshiùnn ê歌曲,會hōo人感動kah ná唱ná流目屎。

D:2001年ê「台北人物誌」捷運紀念票卡,以少年王昶雄kah〈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〉歌詞uî圖。

歌詞用「門」kah「窗」做主軸(tsú-ti̍k),「門」是出入內外必經ê關卡,象徵一家伙仔精神ê所在,有借景(tsioh-kíng),引景ê效果,「門」mā ē kā室外ê景物tshuā入來厝內;「窗」是比論厝--nih ê目睭,看會tio̍h外口ê藍天白雲(nâ-thinn pe̍h-hûn)、童年(tông-nî)ê夢景kíng,彷彿(hóng-hut)是一幅名畫,lán kā「心門」kah「心窗」phah-khui,突破(tu̍t-phuà)自我ê圍箍仔,hōo人kah人ê關係ē khah和諧。


國民黨政府來台了後,王昶雄siōng-kài kah-ì ê台菜餐廳「山水亭」因為是正派經營,無燈紅酒綠ê景緻,生理tō一落千丈,只好關門大吉。1973年張文環kah蘇維熊相招成立 「益壯會」,邀請日本時代ê台灣作家,in一世人lóng是用日文創作,m̄-koh,戰後國民黨政府全面否定日文作家ê地位,日文作家lóng年歲半百--ah,無法度精準--ê學新語言,tō親像武功被廢ê武士,心情非常--ê ut卒。王昶雄是少數(sió-sòo)會當真緊就使用漢文書寫北京話的作家,而且得到文壇真懸的肯定(khíng-tīng)


毋過王昶雄真懷念「山水亭」ê時代用日文談古說今,評畫賞文,高談闊論ê日子。「益壯會」是文化界智識份子ê聚餐會,互相勉勵,期待ē-tàng延續日本時代臺灣文化ê 命脈,聚會ê時定會邀請專家來演講。


王昶雄會lim,愛鬧熱,笑聲響亮。伊人緣好,愛講笑詼,有詩人浪漫ê情懷。Kah伊鬥陣ná春風吹--kuè-lâi ê感覺。伊生活起居正常,身體保養了tsiânn 好,平常愛peh-suann、泅水,泅水siōng愛掠篙泅,peh-suann健步如飛,頭毛烏sìm-sìm,不管時身軀是挺挺挺,ta̍k-ke lóng叫伊少年大--ê。M̄-koh身為齒科醫師,kui tshuì lóng是假喙齒。伊笑笑--á kóng:「佳哉有一ê做齒科醫生ê後生,tshòng喙齒免錢--lah。」伊上討厭人叫伊『牙科醫師』,伊講he是治療動物牙齒ê人。


伊ê座右銘講:「人生以立言,立功,立德為榮」,m̄-koh王昶雄卻有koh-khah奧妙ê解說。伊講「立情」,才是性命上kuânn ê境界。有人講可敬ê人未bī必然可佩,可佩ê人未bī必然可愛,毋過王昶雄khak-si̍t是可敬、可佩koh可愛ê人。

F:1996年草根出版王昶雄散文集:《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》

可敬,可愛ê王昶雄ê一生,敢m̄ sī kah伊ê小說仝款精彩? 王昶雄是一位齒科醫生mā是作家。 阿瑾對齒科無啥了解,m̄-koh我知影一冬愛去hōo我ê齒科醫生看兩擺。 阿瑾對文學suah有淡薄仔了解, 各位聽眾朋友敢知影,文學是按怎來--ê? 文學起源khí-guânê 講法是百百種, M̄-koh有一ê上簡單ê,我感覺上浪漫ê講法, Tō是有一ê人看著一蕊足suí ê花,伊足想欲kā別人分享, 為著beh kā 這種心情講出來, 文學tio̍h產生矣。 Kā心肝頭所想、所向望、所感受tio̍h的寫落來, 對作家來講是一種 tháu放, M̄-koh 戰後ê政治高壓kah語言禁令suah hōo一大陣台灣作家無所在tháu放, 彼種感覺tō親像喙舌hōo人ka斷仝款, 這種痛苦,連齒科醫生lóng無法度醫。 Tō算講你有規喙健康ê喙齒,Mā 無法度表達 連齒科醫生王昶雄家己,Mā經過一段足長ê時間,才kā寫作ê喙舌,接轉來。 春天beh到矣, 你tuà的所在,花敢開矣? 看著這蕊suí suí的花, 愛會記著用你上有感情ê語言 Kah你所愛ê人分享。 李講古我來聽,今仔日ê故事tō講到遮, 咱後禮拜,才koh 來坐。

E:許俊雅編,2004年iû新北市政府出版ê《王昶雄全集》

圖片來源: 相片A:少年時ê王昶雄



相片C:1995年,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「台灣意象五十,藝文名人榕樹下講古」,王昶雄受邀做主講人(莊紫蓉提供,吳三連文教基金會)


相片D:2001年ê「台北人物誌」捷運紀念票卡,以少年王昶雄kah〈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〉歌詞uî圖。


相片E:許俊雅編,2004年iû新北市政府出版ê《王昶雄全集》

59 views0 comments

コメント


bottom of page